问题库

法国在海外最大的领地,法属圭亚那为何主动放弃独立?

牛皮先生
2021/5/5 14:15:19
法国在海外最大的领地,法属圭亚那为何主动放弃独立?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路飞摸娱

    2021/5/7 0:26:22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车臣在高加索山脉的东侧,高加索山脉是亚欧分割线,也是俄罗斯与西亚的天然边界。高加索山脉西侧的都独立出去了,再让东面的独立出去的话就像撕开了一个口子,有连带效应。其实说起来俄罗斯也真是不怎么想要车臣人。宗教不同,生活习惯也不同,但是没办法地皮值钱。因此高加索山脉就是俄罗斯的底线,谁来了都不行。

  • 超级大星星

    2021/5/15 0:18:50

    位于高加索地区,面积仅有1.73万平方公里、人口不过百万的车臣共和国,可谓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联邦最大的痛点。为了解决这个顽疾,仅车臣战争就**了两次。至于车臣恐怖分子发动的恐怖袭击,更难以数计。

    车臣所在的北高加索地区

    不过,靠着高昂的代价和普京钢铁般的意志,最终,这个位于俄罗斯联邦境内的车臣共和国还是基本平静下来。但是,车臣是否因此彻底臣服,俄罗斯是否能够高枕无忧,却谁也很难保证。

    也因此,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既然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还无法一劳永逸,那么,为什么在苏联解体的时候,俄罗斯不干脆让车臣独立,甩掉这个麻烦呢?毕竟,相较于俄罗斯联邦170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仅为1.73万平方公里的车臣,不过是千分之一而已。

    但是很显然,哪怕是俄罗斯在刚解体、经济最为困难的时候,依然对车臣独立问题寸步不让,为何会这样呢?

    车臣共和国

    第一,车臣的地位与独立的15个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地位完全不同。1991年,为什么苏联境内的15个加盟共和国能够最终宣布独立?除了苏联境内民族、经济、文化等诸多矛盾之外,其实,15个加盟共和国宣布独立,对于苏联而言是一个合法的行为。

    因为,早在苏联成立之时,《苏联宪法》就赋予了加盟共和国自由退出苏联的权利,因此,当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对苏联不满并最终提出退出苏联、宣布独立的要求之后,按照苏联的法律,这个要求并不违法。

    而车臣却截然不同,车臣并非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它只是隶属于俄罗斯联邦境内的16个民族自治共和国之一,其地位类似于中国的省和自治区,并不具备自由退出苏联和俄罗斯的权力,其谋求独立的行径与分裂国家无异,自然,俄罗斯联邦不可能承认它。

    车臣军队

    第二,由于车臣太过贪婪,反而让俄罗斯退无可退。虽然俄罗斯联邦始终没有同意车臣完全独立,但是,在车臣问题上,由于俄罗斯联邦初期的诸多问题,叶利钦对于车臣提出的各种主权要求还是做了不小的让步。事实上,当时的车臣权力之大,几乎已独立国家无异,然而,车臣依然得寸进尺,最终惹火了包括叶利钦在内的俄罗斯联邦政府。

    第三,由于俄罗斯联邦内有高达184个民族,俄罗斯联邦政府不得不担心:如果真的放任车臣独立,是否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导致俄罗斯联邦境内的其他少数民族纷纷要求独立,并最终造成俄罗斯联邦如苏联一样四分五裂,最终解体。

    俄罗斯联邦地图

    事实上,当苏联最终轰然倒塌,解体为15个独立国家之后,这种解体就给俄罗斯联邦内部产生了一个很不好的示范效应,俄罗斯联邦成立之后,不仅仅是车臣,包括鞑靼共和国在内的俄罗斯各自治共和国、边疆区都暗流涌动,纷纷提出了独立或自治的要求。

    而且,由于沙俄历史上的疯狂侵略扩张,俄罗斯的边疆地区全部都是由沙俄强行吞并而来,无论是边疆的土地还是生活在边疆地区的俄罗斯少数民族,都曾经饱受沙俄的侵略和迫害。因此,随着苏联的解体,这些提出独立要求的边疆地区和少数民族,不但有现实的理由,还有历史上的原因。

    所以,车臣虽小,车臣人数虽少,但是,俄罗斯必须考虑到,一旦让独立态度最为坚定的车臣得偿所愿,势必会给俄罗斯境内的诸多少数民族和边疆地区造成示范效应,这些占据了广阔面积的地区如果真的独立,俄罗斯联邦都存在再次解体甚至崩溃的危险,俄罗斯联邦政府的高官们自然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解体前的苏联

    第四,在两次车臣战争期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直以干预车臣问题为由,把车臣问题作为了干涉、削弱和打击俄罗斯的重要筹码。因此,西方敌对势力的插手,使得车臣问题不但更为复杂,也使得俄罗斯联邦更为警惕,俄罗斯更加不敢放任车臣独立。

    因为,如果真的让车臣独立,极端仇视俄罗斯的车臣不但会让俄罗斯在边疆地区多了一个危险的敌人,而且,独立后的车臣共和国极有可能成为西方围堵俄罗斯的前哨阵地,这对于俄罗斯的边境安全乃至于国防安全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第五,俄罗斯对车臣问题的寸步不让,也与宗教和民族有直接关系。众所周知,俄罗斯的主体民族俄罗斯人信仰的是东正教。东正教也是俄罗斯境内的主流宗教,但是,车臣境内的车臣人信仰却并不是东正教,而是伊斯兰教。宗教信仰之别和宗教冲突,也成为车臣与俄罗斯敌对的重要因素。

    车臣清真寺

    第六,经济问题也是极为重要的一个环节。车臣所在的高加索地区不但是战略要地,而且,由于位居里海附近,车臣境内石油资源极为丰富。然而,根据苏联的政策,这部分石油收益大部分都要归入中央,这自然让视石油为己物的车臣人十分不满。

    而且,由于历史上的多次冲突,尤其是苏联时期的大流放,使得车臣人对于俄罗斯进一步敌视的同时,也使得车臣人受教育程度和经济水平普遍很低。所以,愈发贫穷的车臣人对于境内的石油资源更为重视。对于石油资源的分配问题,也成为双方都不愿退步的重要因素。

    车臣地图

    第七,历史原因自然也必不可少。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无缘无故的恨,车臣人为什么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依然顽固的要求独立?除了车臣本身的好战和善战之外,也与历史上的仇恨有直接的关系。

    从十八世纪沙皇俄国的势力到达并征服高加索地区后,车臣人就成为沙皇俄国统治下的一个少数民族。而沙俄对于其境内少数民族的压榨和残暴众所周知,因此,在这种极不平等的对待之下,本身就桀骜不驯的车臣人自然从未停止过反抗,而这种反抗则进一步加剧了沙俄人对于车臣人的厌恶和残暴。因此,车臣与俄罗斯人的仇恨,其实早在数百年前就已埋下。

    第二次车臣战争

    第2次世界大战之际,取代沙俄的苏联对于车臣也没有丝毫的心慈手软,尤其是二战时期,苏联最高领袖斯大林以“车臣人与纳粹德国勾结,背叛苏联”为由,将数十万车臣人集体流放到了环境严酷的中亚及西伯利亚地区。这场残酷的大流放不但让车臣人饱经苦难,也给车臣民族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创伤。

    最为过分的是,虽然的确有少数车臣人与纳粹德国勾结,但是,大多数车臣人不但没有与德国勾结,反而积极地参加了苏联的卫国战争。斯大林对于车臣人的举族流放,从始至终就没有充足的证据,不过是“莫须有”的罪名而已。因此,这种从未停止的敌对和仇恨,让车臣人对于俄罗斯人的仇恨一步步酝酿,并最终在苏联解体之后**。

    斯大林

    当然,无论车臣人独立的意志有多么坚定,多么英勇善战,车臣人毕竟只是一个人口刚刚过百万的小民族,面对继承了苏联大部分军事遗产的俄罗斯,车臣不可能是对手,再加上俄罗斯迎来了一个拥有铁腕一般的强人总统,车臣问题因此在2008年基本被解决。

    但是很显然,哪怕是普京也未能彻底解决车臣的问题,如今,随着普京任期的到来,新一任的俄罗斯领导人是否还能继续压住车臣人,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