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库

瓷器上的三国故事有哪些?

海港理财顾问
2021/6/11 1:14:59
瓷器上的三国故事有哪些?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1个)

1个回答

  • 十字校长

    2021/6/16 21:00:10

    说起巴勒斯坦,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

    巴以战争?民族冲突?难民流离?这些负面的词汇不可避免地与巴勒斯坦牢牢地绑定在一起。在公众的刻板印象中,这个国家和他们的人民几乎还在为解决温饱问题而发愁,而不用说温饱之上的娱乐活动了。

    但你知道吗,就是这样一个混乱的国家,也有自己的足球梦想

    19世纪50年代的克里米亚战争、20世纪上半叶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多次的中东战争让巴勒斯坦这个国家满目疮痍,很多巴勒斯坦人被迫逃往叙利亚、约旦等邻国避难。但很多人都不知道,有大概50万人选择跨过大洋,去更遥远的地方栖身。这个地方就是智利首都圣地亚哥,这座城市成为了中东之外,巴勒斯坦人最大的聚居地。

    强烈的民族意识让流亡海外的巴勒斯坦人团结在了一起,他们甚至还在20世纪20年代建立了一家足球俱乐部——巴勒斯蒂诺体育俱乐部(Club Deportivo Palestino)。这是全球第一家由流亡海外的难民组建的足球俱乐部,全世界的巴勒斯坦人都能够通过这个球员的名字找到自己的同胞。

    自俱乐部建立伊始,这支球队已经拿到了两次国内联赛(智甲)冠军(1952年、1978年)、两届智利杯冠军(1975年、1977年)、两次乙级联赛冠军(1952年、1972年)。尽管这些年他们并没有取得什么突出的成绩,但他们的球迷基数仍在不断增加,这主要是因为他们仍然在不断地为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即使他们与祖国相隔千里。
    巴勒斯蒂诺的主场球衣,由祖国巴勒斯坦象征性的红色、绿色以及白色组成。即使在异国他乡,巴勒斯蒂诺的主场所在地拉西斯特纳市政球场,也随处可见巴勒斯坦的国旗以及阿拉伯人标志性的头巾。
    巴勒斯坦国脚罗伯托-克特伦曾经在巴勒斯蒂诺效力过两年的时间。当他回忆起这支家乡球队的时候,他总是赞不绝口。
    “我在那里效力了两年,无论是从职业层面上还是个人层面上,都称得上一段美妙的经历。在那里我能够更加接近足球,并且获得了为国效力的机会,并且还得到了去希腊踢球的机会。”
    每当巴勒斯蒂诺的球员踏上球场的时候,他们感觉不仅仅是现场的几万名观众在注视着他们,更有数以百万计的祖国人民在关注着他们。27岁的智利足球评论员马利奎茨说:“巴勒斯蒂诺不仅仅是属于这座城市的球队,他们在智利的任何一座城市都会受到人们的尊敬。因为这支球队的建立者和球迷们来自深受苦难的国度,在中东永无止境的战争里,他们是为数不多的精神寄托。”
    “巴勒斯蒂诺与其他俱乐部相比,他们的每一场比赛都肩负着了很多东西,他们的球员都知道,在千万里之外,既然那里有战乱、恐惧与悲痛,仍然有很多球迷在默默地支持着他们。因此他们的球风非常硬朗,他们的比赛对抗总是非常激烈。”
    克特伦说:“球迷们在支持自己主队的同时,也会为我们喝彩。因为我们背后的人民等待着一场胜利来带给他们幸福与骄傲。”
    巴勒斯蒂诺的知名度正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攀升。巴勒斯坦足球专家、巴勒斯坦足球网站创始人巴希尔-米克达迪说“在世界上我们只有1100万同胞,但我们却能够在南美洲的一个国家里,看到属于我们自己的俱乐部,这真心蛮酷的。”

    问题就来了:这支俱乐部是如何这么长时间地与巴勒斯坦国内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呢?这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从目前来看,他们共同坚持着一个信仰,那就是同胞之间的团结。
    巴勒斯坦与智利之间有着8000英里的距离。很多巴勒斯蒂诺队内的在智利长大的巴勒斯塔人,在得到国家队的召唤时,会不远万里地飞赴约旦河西岸为国效力,哪怕他们连阿拉伯语都不怎么会说。从俱乐部以及球员的利益来说,如此长距离的飞行劳神费力,但由于加沙地带的局势很不稳定,巴勒斯坦国家队的集训显得异常珍贵。他们自然不会错过来自祖国的召唤。
    也因为如此,巴勒斯坦国家队中会出现很多非中东式的名字,比如帕特里西奥、罗伯托。不过,这些名字已经逐渐成为了国家队里的骨干力量。当然,很多球员为了能够获得代表国家队出战的机会,会选择加入中东某个国家的国籍,比如乌拉圭前锋索里亚加盟了卡塔尔,比如巴西裔前锋埃莫森-谢克,以及弗拉门戈后卫阿尔伯克基。
    但对于巴勒斯坦和巴勒斯蒂诺来说,他们之间的纽带不仅仅是足球那么简单。
    这些智利生智利长的巴勒斯坦人会国效力,要从尼古拉-沙汉执教国家队时期说起。2002年,沙汉被任命为巴勒斯坦国家队主教练。作为巴勒斯坦难民、在智利出生的后裔,他不仅仅带来了先进的足球理念,还带来了一大批向他一样有着巴勒斯坦移民背景的球员。国际足联也允许他们代表巴勒斯坦比赛。
    智利元素让这支球队带上了些许南美足球的影子。阿莱克斯-诺兰布埃纳、乔纳森-坎迪利亚纳、丹尼尔-穆斯塔法等人的加盟,直接提升了整支球队的实力。而巴勒斯坦的国际足联排名也有所上升,最新一期的排名上,他们名列第130位。
    2014年1月,巴勒斯蒂诺狠狠地刷了一次存在感。在一场比赛中,他们穿着一件印有地图的球衣走入场内。问题就出在了这件球衣上,球衣上所有的“1”,都被换成了巴勒斯坦地图,而且是1947年巴以分治之前的地图。这一举动因此了全世界支持或同情巴勒斯坦解放事业的人们的赞扬。

    努布伦斯体育俱乐部主席帕特里克-齐布利斯基非常“手贱”的举报了巴勒斯蒂诺。他说根据联合国的决议,1947年11月20日,加沙地带有两个国家,分别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巴勒斯蒂诺此举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
    巴勒斯蒂诺智利足协罚款了1300美元,同时被强制更改球衣设计。
    很多人为巴勒斯蒂诺鸣不平,马利奎兹说:“毫无疑问,巴勒斯蒂诺是独一无二的俱乐部。在智利,人们都非常同情巴勒斯坦人民的民族解放事业。他们俱乐部背负的沉重的历史值得我们尊敬。在这一方面,甚至连他们的死敌,西班牙侨民建立的俱乐部西班牙人联队以及意大利侨民俱乐部意大利人队都是如此。”
    “举个例子吧,当巴勒斯坦因为球衣事件被卷入舆论漩涡的时候,智甲联赛的所有俱乐部都无一例外地支持他们。甚至努布伦斯体育也表示支持——没错,他们的球迷非常反对俱乐部主席的做法。齐布利斯基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他有犹太人背景。”
    虽然俱乐部接受了处罚决定,也同意更改球衣设计,但他们在球队的主页上的一段留言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对于我们来说,自由的巴勒斯坦永远是历史上唯一的那个巴勒斯坦,无需多言。”
    这是一家普通的足球俱乐部,也是足球历史上独一无二的俱乐部。思乡情结与政治因素在足球场上创造了这别致的景色。让我们向他们致敬吧!巴勒斯坦人,加油!

相关问题